草根网

“资本经济”与信用价值生产

2019年05月30日 08:44陆航程 A | A
    ——《资本经济与国土证券》第六稿 之二十

    什么是“信用?#20445;?#20160;么是“信用价值?#20445;?#20160;么是“信用价值生产?#20445;俊?#20449;用价值”来自何方?

    “资本”有信用吗?“资本经济”有信用吗?“资本经济”如何推动“信用价值生产?#20445;俊?#36164;本经济”又如何破坏“信用价值生产?#20445;?br />
    蔡定创先生在《信用价值论》中指出:信用价值不是物的价值,而是由信用主体所承载的、不是一次性消费的价值。什么是信用主体?信用主体也就是参与经济的主体,例如,参与经济中的个人、企业、国家。这些主体在经济活动中就会自动地、必?#22351;?#20998;别形成个人信用、企业信用、国家信用。

    信用首先表?#20540;?#26159;一种信息,一种来自个人、企业、国家在从事经济活动中的诚实、守信方面的信息。例如,如何通过更多的劳动投入生产质量更好的产品,在交换过程中不因时间或空间上的脱节而按约定的时间与空间完成价值转移。在国家一级的信用中,不仅是全体微观经济主体能够生产质量更好的产品,也表现在国家对经济的良好组织、协调与管理,国家管理者对人民的诚信,国家法律法规的健全,国家在国际经济交往中的守信等等。当然,这些方面的信息记录肯定是有正面与负面两方面的、双向的。

    信用虽然表?#20540;?#26159;一种信息,或通过信息来表现,它的本质仍然是一种劳动价值的积存。

    现代经济是信用价值生产能力的竞争。没有信用支撑、信用货币就成为?#29616;劍?#25972;个经济体系就将崩溃,我们从津巴布韦和委内瑞拉的危机中、?#29992;?#22269;金融风暴、世界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后果中,都可以清晰地看到这?#22351;恪?#20174;这个意义上说,“资本经济?#26412;?#26159;建立信用体系、推动信用价值生产的高维经济体系。

    “资本经济”是建立和运用“国家信用”为核心目标的经济体系,其最高使命,是推动国家信用价值生产能力的提升。任何经济形式都是由人组成的利益集团来掌控的。各种利益集团都会让“资本经济”为本集团利益服务,因此,在表?#20013;?#24335;上,会有不同类型、不同服务对象的“资本经济”。

    二战后的几十年,总体上西方的“资本经济”在相当程度上,起到了建立和运用“国家信用”的一般作用。同时,我们也看到,在“国?#20107;?#26029;金融集团”为了一己之私,操弄的“帝国资本经济?#20445;?#21364;利用在美国建立起来的国家信用、国家信用生产成果,“逆信用”操弄,通过对汇率、利率、股价、税收、大宗商品价格的操弄,甚至鼓励发动战争、制造恐慌,推动颜色革命,驱赶货币,将财富集中到自己手中。

    为了同样的目的,“国?#20107;?#26029;金融集团”炮制了一整套“西经?#24065;?#35782;形态和所谓的“主流经济学”体系,培养了一大批“西经?#24065;?#35782;形态代表人物,掌控各国经济命脉机构,操控这些国家的经济政策,使这些国家做出符合“国?#20107;?#26029;金融集团”所需要的经济判断和经济决策,起到里应外合的“第五纵队”功能。几十年来,成功颠覆了许多国家的经济和政权。

    改革开放前30年,我们大量引进了苏联的理论、制度、经济体系,刚刚形成一定的经济实力,就引来了北方的军事压力。

    改革开放的40年,我们大量引进了美国的理论、制度、经济体系,加入美元体系,为美国提供廉价优质商品,又用贸易顺差获得的美元大量购买美国国债、反哺美国经济,成为“经济中美国”体系性?#26469;?#20307;系,刚刚形成更高更完整的工业产业链,初步取得较为先进的科学?#38469;?#25104;果,就引来了美国的全面打压、遏制,并启动“潜伏”到中国高层政策制定班子,悄悄从事意识形态“转基因”植入,试图从内?#24656;?#24687;、掏空中国经济。

    我们有了这两个阶段的“追随”教训,了解到,苏联模?#20581;?#32654;国模式,都不能让中国真正?#30475;?#36215;来,都不能让中国独立于世界之林,都不能让中国人民在世界上扬眉吐气,甚至还时时需要警惕自己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中国人必须有自己的思想理论、有自己的战略规划、必须走自己的发展道路。中国不能模仿他人,必须自立自强。

    有了这两个阶段的“追随”教训,我们更应当下定决心建立自己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和教育体系,真正树立社会主义理论自信、文化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培养中国自己的经济管理人才队伍。坚定不移地发?#32929;?#20250;主义经济。

    我们要建立“共和资本经济?#20445;?#22823;力巩固和发展政府主导的“社会(国家)资本生产方?#20581;保?#24378;化“国家资本”实力,大力推动“非资本价值生产?#20445;?#25512;动“价格消失”进程,全面强化“科学社会主义?#26412;?#27982;体系,逆转财富分配不均衡、不公?#20581;?#19981;合理局面,让人民得到更多的财富分配。

    (待续,本稿尚在增改中)
最新评论
1
登录
    
{转码主词}
意大利热那亚高架桥坍塌 球球大作战2019最新版本下载 阿森纳vs富勒姆历史 玉皇大帝在线客服 绝地求生信号枪的位置 祖拉玛特 江西快3开奖最快 梦幻诛仙手游平民玩什么职业 水晶宫球队在哪个城市 吉林11选5走势规律 纯银3D免费试玩 apex英雄官网客服 09年森林狼vs湖人视频 巴西森宝返水 包桌百家乐代理 逆水寒ol血河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