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当代社会主义革命的新理论与新实践(二)

2019年03月26日 12:57蔡定创 A | A
    摘要

    本文是依据《信用价值论》中所创立的社会主义是“劳动分工”与“集聚生产”两大生产力基础上的四大价值生产方式并举理论而创建的全新的社会主义理论。本文所论述的社会主义才是当代现实正确的客观反映,与传统的社会主义、各种“新社会主义理论”都是完全不同的。传统的社会主义、各种“新社会主义理论”都认为,社会主义社会生产与资本主义社会生产的区别只是生产资料公有制与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区别。但是,这些社会主义者都不能认识到,公有制与私有制这种所有制关系,都是建立在“劳动分工”的生产力基础上,由“劳动分工”生产力的性质所产生。在“劳动分工”生产力基础上,只能形成资本的生产方式,私有制与公有制,都同属于资本生产方式中的权属关系。社会主义生产与资本主义生产的区别,首先是在生产力基础上有所不同,资本主义的社会生产力基础是“劳动分工”,共产主义社会的生产力基础是“集聚生产”(包括“聚集效应”与“聚合反应”两种价值产生的方式)。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第一个阶段,其生产力基础是由“劳动分工”与“集聚生产”两种生产力组织的复合结构,在这两种生产力复合结构基础上形成了私人资本生产、国有资本生产、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价值生产等四大价值生产方式,当代资本主义社会与社会主义社会里都同样存在这四大价值生产方式,所不同的是,在资本主义社会里生产是以私人资本生产方式占主导,在社会主义社会里生产是以社会资本生产方式占主导。而在共产主义社会里,“集聚生产”的生产力会上升成为基础的、主导的社会生产力,“劳动分工”生产力降为从属的地位。

    正文(二)

    20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中所发生的前苏联崩溃,中国改革渐进式的开放,引进私人资本生产方式,这可以说是社会主义历史中的惊天动地的大事,原有的理论解释是很勉强的。用四大价值生产方式并举理论很容易地就获得?#31169;?#37322;:因为私人资本生产方式本来就是社会主义的基础的生产方式。国有资本生产虽然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实行的是公有制,但是,它的企业生产仍然是“劳动分工”的生产力组织形式。在“劳动分工”生产力基础上的生产,不管在所有制上是国有还是私有,都是属于资本生产。既然资本生产也是社会资本生产方式的基础,那么,社会主义如果没有私人资本生产方式这一最具有激励因素的生产方式来作为社会生产的基础,社会资本生产的作用也不能充分发挥。这是经济规律使然。中国通过改革开放,引进私人资本生产,构筑了完整的私人资本生产、国有资本生产、社会资本生产与非资本价值生产等四大价值生产方式并举的经济结构,这正是符合社会历史发展客观规律的行为。前苏联虽然走上的激进改革的路,但经过普京十多年来的执政,?#20004;?#24314;立的仍是四大价值生产方式并存的经济结构。在社会资本生产方面,原计划经济的国家往往具有先天的优势。问题不在于是否有四大价值生产方式并存,而是在于是以私人资本生产方式为主导,还是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为主导,由此才决定社会的性质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存在着社会主义性质的社会资本价值生产方式与非资本价值生产方式,在社会主义社会里存在着资本生产性质的私人资本生产方式与国有资本生产方式(国有资本生产方式是资本主义性质,还是社会主义性质,取决于社会资本生产是否是主导作用与上层建筑的性质),这是社会发展中的普遍规律,不是个别现象。当代中国的以社会资本生产方式占主导的四大价值生产方式并举,正是符合这一社会主义发展中的普遍规律的。因此,当代中国的社会主义以社会资本占主导的四大价值生产方式并举,对世界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来说,具有榜样的作用、示范效应。

    社会主义的四大价值生产方式的并举理论,也解决了社会主义的革命方式问题与当代资本主义的发展方向问题。原?#21019;?#32479;的社会主义理论认为必须消灭私有制,建立生产资料的公有制才是社会主义,因此,实现消灭私有制的途径就只有通过暴力革命才能实现。这种暴力革命的社会主义理论虽然在资本主义发展的初期,劳动与资本矛盾激烈冲突时,或者在世界各民族的解放运动中,殖民地与半殖民地国?#20381;?#21160;者与买办资本、国际资本矛盾激烈冲突时,具有一定的革命号召力外,在当代资本主义发展己经到了晚期,社会主义因素的生产方式己经在资本主义内部孕育产生的情况下,劳动与资本矛盾冲突?#21512;?#23545;缓和,利益共同体的作用开始显现,这种情况下通过暴力革命来消灭私有制的可能低。同时,更由于社会主义革命并不存在需要消灭私有制的问题,在社会主义这个历?#26041;?#27573;中,在以“劳动分工”生产力为基础的资本生产仍然是作为基础的生产方式的情况下,私人权产所有的问题可能长期存在。

    不需要消灭私有制,是不是就不需要革命?当然不是!我们这里只是?#23548;?#28872;的,大规模的暴力革命的可能低,并不是说在进行这个革命中就绝对地没有暴力的使用。在基础的生产方式上,可以通过此消彼长的方式,以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所占比例逐渐增加,替代资本生产方式在社会生产中的主导地位,但在上层建筑、思想意识形态领域里,这种革命可能反而十分激烈。因为,当代资本主义国家虽然是选举民主,实际是由垄断金融资本掌握着国家政权,代表资本生产方式的旧的思想理论与意识形态也不会自动地退出历史舞台。政治上的斗争肯定的存在的,也不排除采用激烈的形式。由于议会民主也有一定的制度变革弹性,各国具体采用何?#20013;?#24335;来实现这种变革,这是属于革命实践问题,需要社会主义革命者从革命的实践中去探索。

    上层建筑必须适应经济基础,如果不能适应经济基础,就会阻碍经济的发展,这是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当社会经济发展到了资本过剩(资本?#21171;觶?#23458;观上要求以社会资本生产替代过剩的资本生产的时候,传统的旧意识形态(西方经济学)、旧生产方式中的即得利益者(垄断金融资本),都会通过各种手段阻止社会资本生产方式的发展,这时候的革命就会发生。像近些年来在美国发生的“占领华尔街”的民众运动,法国发生的“黑夜站立”运动、“黄背心”运动;美国总统选举中的社会主义的?#25105;?#21592;伯尼?#21487;?#24503;?#20849;?#36873;,等等,就是体现这种革命的新形式。

    我们己经将社会主义定义为是共产主义的初经阶段,共产主义是社会主义的高级阶段,我们必须尊重这一理论历史的事实。那么,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在生产力基础上有什么不同?就目前我们理论所能看到的,共产主义必然是以“集聚生产”的生产力为基础生产力,但“劳动分工”的生产力并没有完全消灭,在一定的生产领域可能仍然存在,只不过它不再是主导的社会生产力。

    通过“劳动分工”方式所生产的社会产品,必然要通过市场交换才能进入消费,有市场交换就必然会形成价格,有价格就表示其是有权属关系的,有权属关系的社会产品就表明必须通过分配来表达这种权属关系。因此,只要“劳动分工”的生产力存在,私有产权就会在该相应的领域中存在。

    “集聚生产”方式所生产的社会产品是有价值没有价格的产品,没有价格,表明也就不需要经过市场交换,不需要经过分配,从生产直接进入消费者的消?#36873;?#36825;种产品就是属于各取所需的共享的劳动产品。共享产品既然没有价格属性,也就表明其是没有权属关系的,没有权属关系的劳动产品,当?#25442;?#32047;为生产资料时,它就同样地没有所有制关系(公有制、私有制在这里都不会存在)。只有在没有所有制关系的情况下,既没有私有,也没有公有,才能实现真正的各取所需。公有制其实是扩大了的私有。过去公有制实践表明,公有制很难杜绝腐败、化公为私,国民公有往往演化为权贵私有。如果根本就不存在权属关系,利用权力侵占、化公为私就不能成立,也只有在没有任何权属关系的情况下,各取所需、共享消费才能成立。

    旧理论认为在“劳动分工”的生产力条件下,只要建立生产资料公有制就能实现共产主义的各取所需、共享消费,这是十分错误的。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原理就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既包括所有制关系,也包括了分配关系。“劳动分工”的生产力,每个劳动者从事着不是他自己所需要的使用价值的生产,这种具有使用价值的劳动产品,必须通过交换才能实现其使用价值与价值,通过分配才能进入消费,此过程表明,劳动的性质是私有的,此就决定了(共产主义)各取所需的共享消费不可能实现。己经经历过的社会主义实践也证明了这一点。因此,在传统的、旧有的理论下,人们不再相信共产主义能够实现,这其实是客观使然。

    但“集聚生产”的生产力就完全不一样,任何单个劳动都不能生产具有使用价值的劳动产品,只是社会劳动中的一部分,向社会总劳动提供的劳动价值也是采用隐含的性质,在劳动者劳动的时候并不显现。社会产品的使用价值是通过“聚集效应”与“聚合反应”的方式产生的,此?#26412;?#26377;使用价值的劳动产?#20998;?#20855;有社会劳动的性质,并不知道包含有哪些具体的劳动者的哪些具体劳动在其中。因此,根本就无法形成具体的劳动产品归谁所有的权属关系,无法交换,也就没有由交换而形成的价格(交换价值)。因此,在“集聚生产”的条件下,社会产品的共享消费是必然的,交换与分配反而变得不可能。

    过去人们没有发现“集聚生产”,不能认识“集聚生产”,在传统的社会主义理论与资本生产的旧理论的条件下,所以认为共产主义不可能实现,这其实是人们的理性直观。只有在发现“集聚生产”这一新生产力的条件下,才能发现共产主义实现具有客观必然性,只有发现“集聚生产”理论,共产主义才会从空想上升到科学。

    但是,依据历史发展的逻辑来考察共产主义社会里的基础生产力,依据“集聚生产”的生产力性质,这会发现“集聚生产”仍然离不开“劳动分工”这一生产力来为其配合,因为“集聚生产”中的“聚集效应?#26412;?#26159;建立在“劳动分工”基础上的。所以,共产主义社会中的生产力并不是由“集聚生产”这单一的生产力构成,应该是由“集聚生产”与“劳动分工”这两种生产力复合构成。在共产主义社会,“劳动分工”的生产力并不会消失,甚至可能仍在某些生产领域里发挥基础生产力的作用,与社会主义历?#26041;?#27573;不同,前面己经讲过,社会主义社会里,也是同时存在着“劳动分工”与“集聚生产”这两种生产力,“劳动分工”是基础的生产力,由“集聚生产”所形成的社会资本生产在社会生产中占主导地位,但到共产主义社会,“集聚生产”这一生产力将上升为基础的主导的生产力,“劳动分工”由基础的生产力退至从属的、辅助的地位。

    由于“劳动分工”生产力在共产主义社会虽然退至从属的地位,但仍然存在,这就使得共产主义的生产关系更为复杂一些。共产主义社会中的基础生活消费品一定能实现各取所需、共享消费,但也不排除在一定?#27573;?#20869;的社会产品仍会存在着权属关系,需要分配的情况。社会在不?#31995;?#21457;展,消费也在不断的升级。

    本文摘自《信用价值论》第二版第七编第25章,分二部分在此转发。版权文章,引用需注明出处
最新评论
9
登录
    
{转码主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