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科技前沿》随想录(377)

2019年03月26日 12:47吴青萍 A | A
    偶然中的必然

    报载:三分之二的癌症缘于“坏运气”  即使环境好、不吸烟、来自父母的有缺陷基因被修复,癌症依然会出现,这是DNA随机错误的“坏运气”所致。正常细胞每次分裂,都会产生三种变异。身体有巧妙的修复机制,能限制破坏性,不过我们“无法阻止自身?#22797;?#35823;”。这挑战了2015年前公共卫生界对恶性肿瘤的基本看法。后者认为改变和控制污染可降低癌症率。5%癌症变异与遗传风险有关;29%癌症变异属“可更改”,如涂防晒霜、抗癌疫苗;66%癌症变异为随机DNA转录错误。“这就是进化”。随着年龄增长,细胞复制速度加快,增加了出错的可能性。(2017-3-25-7)

    思考:这条“三分之二的癌症缘于‘坏运气’”消息值得发散思索。过来在防癌抗癌问题上,通过搞好环境、调整好饮?#24120;?#29305;别是有一个好心态等,应该会有好的促进作用,这几乎成了人们的共识。但?#21069;?#29031;此条“颠覆性的研究?#26194;?#30475;,环境、饮食、心态等似乎都起?#22351;?#26681;本性扭转作用,因为癌症中有三分之二都是细胞分裂变异中自发自然必会产生的。究竟如何看待这个与上述共识完全背离的?#29616;?#24635;的说敝人是持一定怀疑态度的。比如可以这么(建立在客观?#29575;?#22522;础上)来假设。如果存在一个这样的地方,那里的人群患癌率特别低,就有必要研?#31185;?#25152;致的原因。原因是什么呢,总不能归结为那里的人体细胞变异老是处于“好运气”(或者老是碰不上“坏运气”)呀。既然人体细胞分裂变异是人类进化中的普遍现象,那么从长而论,人类各个地方各个族群各色人等的患癌率就应大致趋同,或者按照此研究所说的,其患癌率的高低差异不会超过三分之二(即假设甲地患癌率为万分之一的话,乙地总不会低于其三分之二——万分之零点三三),但?#29575;?#24456;可能未必如此啊。为什么呢?

    我以为应该还是此说持有者研究的视角太狭窄太物性了,他们忽略了世界事物的普遍联系变化,无视了人的精神状态在人体运动变化中至关重要的作用。而要命的是这种专职于一个方面,偏执于DNA物性基因变异变化的“科学研究”在世界科技界太普遍太平常太正常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应予重视的哲学问题(也是一个当今科学日渐陷入狭隘物性天地的“小科学”属?#36816;?#22312;)。让我们放开想象,如果科学研究能够突破那种专业划分的局限,冲?#33805;?#29289;不见人不见精神的物质性视角局限,以进入到所谓“中科学”(包括哲学)乃至?#25353;?#31185;学”(包括神学)的视角来看本报道的问题思考,就应?#27599;?#20197;很容易产生这样的进一步追问:如细胞分裂变异的偶然性中存在怎样的内在规律性(必然性),它与过来人们经验积累的有关“地中海饮食”“合理膳食、?#23454;?#36816;动、戒烟限酒、心态平衡”等有何因果关联。甚至于科学家们可以具体去研究分析那些低癌症高寿命的地方族群,看看他们细胞分裂变异特点的由来。

    如此这么看这?#27492;擔?#24403;然并不是否认癌症发病存在的偶然性(现象)。癌症的发生可能既有必然的(也并非100%,?#22351;?00%就存在偶然性,即所谓必然之中有偶然),又可能有偶然(偶然发病的癌症也存在其致病的必然性)。所以,承认偶然、认识偶然,探析必然,掌握必然,才是一种科学理性的态度。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思索偶然之中的必然性时,要特别重视其非物性的精神因素(而本报道的科学家似乎没看到这点,他们谈及的问题几乎都仅限于环境、遗传、饮食等方面)。恰好,精神因素才是健康或非健康(包括癌症)的主要成因。有资料讲其影响值高达50%(遗传为20%,环境、饮食、运动等为30%)。精神的重要并非仅在癌症和健康非健康方面的影响,实际上还深深影响着人类文明,比如那些杰出人才的出现。如牛顿、爱因斯坦、霍金等,他们的出现也是偶然性的,但其偶然之中有怎样的必然呢?我看还在其社会思?#34987;?#31934;神信仰或观念文化的属性类型。靠特定文化孕育,才有英才辈出。
最新评论
0
登录
    
{转码主词}
七星彩走势图可下载 05年马德里竞技 广西快乐十分计划软件 国际米兰主席是什么意思 公牛vs魔术 巴黎圣日耳曼主场城市 沃尔夫斯堡和奥格斯堡 新疆喜乐彩开奖公告 斯帕尔对乌迪内斯 蒙彼利埃三大研究生怎么申请 西班牙人比赛直播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格里尔格拉默 木乃伊迷城在线客服 热血传奇武器神圣干什么的 沃尔夫斯vs美因茨